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户外运动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楼主: 伊海诗

世上再无严冬冬,冰封裂缝6年的自由之魂

[复制链接]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7-20 17:11:25 | 显示全部楼层
致敬自由
“他就这么留在山里,我却再也找不到他了……”帮忙料理完后事,赵兴政前往雀儿山从事高山向导工作。一直视冬冬为榜样的他,23岁的年纪,成了清华登山队第二个脱离正轨的学生。
只是再面对茫茫雪山,再也看不见冬冬一袭红色冲锋衣,在前头领攀的身影。只能和同行的何浪,一起一遍遍回忆点点滴滴,有关他们曾经的导师、搭档和兄弟,这个对他们人生影响最大的人。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7-20 17:11:36 | 显示全部楼层
“将你铭记,唯有继续攀登。”下山之后,从没做过翻译的何浪,接过严冬冬没翻译完的《登山进阶》,开始了长达半年的翻译,最后把全部稿酬转交给了冬冬父母。
赵兴政甚至把“remember 严冬冬“的小字,纹在了左臂内侧,“这里离心最近”。并在同年秋天,在云南白马雪山自己开辟了一条新路线,命名为“regards for freedom”——致敬自由。
而一年之前,严冬冬在开辟新线路“纪念陈家慧”时,曾这样说过:“就像海明威《战地钟声》里的话,没有人是孤岛,每个人都是整体的一部分。作为攀登的人更是这样,彼此之间如果没有这个心意相连,那就什么都没有了……”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7-20 17:11:47 | 显示全部楼层
活着是最重要的事
丧钟鸣响,记住他的人,以各自方式继续前行。风暴也长久持续在一些人内心,其中打击最沉重的莫过周鹏。
“为什么要去登山?”“我们怎么会爱上这样的运动?”“付出这么大代价,真得值得吗?”拖着沉痛和疲惫,回到北京密云,周鹏一度有些怀疑人生。
空荡荡屋子里,再也不会响起冬冬的夜半笑声,唯有时常出现在视频里、在梦里,一起爬山的样子,最后坠落在冰缝里的样子……
不断有人问他采访他,冬冬究竟是如何离开这个世界?严爸爸并不希望儿子的离去被公开分析、各种评说,他答应了老人这个愿望。哪怕大家都在等他出事故报告,甚至有人或误解或指责。
周鹏只请了几个资深登山前辈,小范围报告了事故的每个细节。而每重复一遍,对于他,其实都像拿刀割肉一样。
“我很想这些人能从旁观者视角告诉我,我什么地方做得对,什么地方做得不好,也想这血的教训可以为更多人所用……”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7-20 17:12:08 | 显示全部楼层
“一年了,你怎么样?我还在这条路上缓慢前行。如果有如果,我们又多了好几条路线,你又有百十万字进账了。我们不能选择自己的出生,亦很难决定如何离去,但我们选择了自己喜欢的方式去度过生与死之间的距离,夫复何求!”
一年后的7月9日,周鹏又踏上西藏未登峰的远征。是在雪山上,他们从热血少年成长为男人。也是在雪山上,他们经历了死亡的残酷和无助。
是时候继续勇往直前,雪山却又一次给予重击。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7-20 17:12:22 | 显示全部楼层
和李爽、赵兴政共同攀登拉轨岗日峰时,突如其来的雪崩来了,三个人像被卷进滚筒洗衣机,翻滚滑坠近两百米……
“那时候真觉得一切都完了,还好都没受伤。但如果出事,他们的父母怎么办?”这种可能的后果与沉重,忍不住笼罩周鹏心头,真正放缓了脚步。
此后5年,周鹏很少再碰雪很多的山了,而是专注在冰壁、大岩壁,对技术要求更高,风险也更可控。这让不少人对他扼腕叹息,不再触及冰雪临界点,要错过多少名气与成绩?
周鹏却坚持着:“我想爬就爬,不想爬就不爬。不想被绑架,也没人能给我压力。”他只愿用心享受攀登,而“活着才是最重要的事。”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7-20 17:12:34 | 显示全部楼层
爱如少年
今天的周鹏像个半隐居的高手,依然住在密云。但不再是那个生活中只有登山的大男孩,有了一个幸福的家,一个自己搭的小院,院里还留着冬冬的自行车,曾一起露营的帐篷。
小院的女主人是李爽,冬冬遇难后,她和周鹏扶持共度的最艰难时光,让他们终成伴侣。
“30岁之前,我生活的核心就是攀登。现在尝试做一些改变,把攀登变得少一些,让‘生活’更多一些。”2015年底,周鹏开设“享攀”传授起攀冰、攀岩课程。
岩壁上那些或生涩或死磕的学生,总会让他又想起冬冬,想起冬冬曾说的话:“周鹏,我们在一起总会创造奇迹。”
再回想那个全是登山器械的老房子,两个放下一切去登山的男人,一无所有,只有理想的“自由之魂”,真是“永远有着青春味道的日子”。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7-20 17:12:47 | 显示全部楼层
“你今天使劲磕一磕,明天一定能过去。”清华大学小岩壁下,望着奋力攀爬的少年,赵兴政脱口而出这句话时,仿佛时光倒回,又回到初识严冬冬的那一天。那一天,阳光灿烂,透过树叶照在冬冬眼镜上,他也是这样鼓励才大二的自己。
曾是他小兄弟的赵兴政,现在已经比冬冬还大一岁了,并创办了自己的高山探险公司。终于以雪山为家,却很难再有时间去自由攀登了。
“年近而立,切身体会到男人肩上有多沉重,也愈发敬佩那时的他。28岁了,还能那么纯粹地追求自由。”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7-20 17:13:05 | 显示全部楼层
时光远去,但冬冬没有走远。今天的阳光正照在岩壁角落里,一块白色大理石雕出的面容上。那是遇难4个月后,冬冬满28岁生日那天,清华登山队为他在校园里设立的纪念处。
10年之前,当冬冬从这里眺望未来,曾说:“将来,当生活积攒了足够重量,或许终会将它拖回地面。在那之前,就让“少年之心”自由飞翔,领略这个世界的美和奇异吧。”
10年之后,光阴不动声色改变着一个个人,不变的是定格在纪念碑上永远28岁的脸;还有长眠在天山深处的那一颗少年之心;还有来来往往的学生,不变的青春,不变的向往自由,不变的爱如少年。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7-20 17:14:00 | 显示全部楼层
“六年了,我终于和你同岁了。如果你还在,会在做什么呢?又翻译了哪几本书?搞定了几座未登峰?还在坚持你的自由吗?”
时间冲淡记忆,但还有人在念念不忘。6周年忌日,纪念严冬冬网站,仅有5条新留言中,一位刚满28岁年轻人这样感慨。在时光洪流中,拼命记住他,更想要记住的,是那一种对于自由的真正执着。
人人都向往自由,爱我所爱,行我所行。
但多数人仅是口号,埋头继续苟且,身不由己江湖漂。
深入冬冬的故事,最感慨的莫过,如此短暂人生,却有如此追求自由的行动力。
名校毕业,前程似锦,却自愿选择漂泊。
护送圣火登上珠峰,下山却放弃14座,走向不为人知的山峰。
头顶幺妹峰光环,却坦诚能力不够,拼命死磕自己的弱。甚至甘愿清贫,不愿以热爱为业,固守着内心纯粹……
追求的自由,并不仅是面对山峰,更在于内心,还有漫漫人生。
这样的自由很昂贵,想得到,必须配得起。
是多年苦学的英语,平衡了理想和现实。
更是自律、死磕,才让这个书生底子的人,硬生生成长为攀登先锋。
并非想象中天赋异禀,朋友印象最深的,几乎都是冬冬在岩壁上有多笨拙。
可敬的并不是天生强者,而是天生脆弱,却能和自己对抗,硬生生逼出另一个更强大的自我。
这样的自由也不轻松,更要承受的是代价。
脱离正轨,代价是漂泊,不被理解的孤独。
放弃名利,代价是清贫,物欲被降到最低。
冲出舒适区,代价更可能是危险,甚至生命……
投去艳羡目光时,更要看到的是,这一份份沉甸甸代价,才是一个追求自由者真正走过的路。
冬冬永远长眠,但自由之魂依然醒着。
我们还活着,一颗少年心又是否早已沉睡?
6年之际,重温这一段冰封雪山的记忆,愿更多人记住他曾来过,更如一位冬冬的朋友所言:“我不会活得像他们一样,但他们会是我生命的参照系,让我找到自己的坐标。”
诚然,我们总有这样那样借口,也许永远无法如此活着。
但这个毕生追求自由的人,这一群曾“无问西东”在路上的少年,就像参照系,每个人都能从中照见曾经少年的自己,还有今天的自己——
和自由的距离,是更近了,还是更远了?
心中不死的向往,又是什么?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7-20 17:14:22 | 显示全部楼层
清华大学严冬冬纪念处 · 碑文
要跟他保持连接的方法也很简单
就是记住,remember,就这样简单
不需要做任何形式的东西
或者至少不需要刻意去做
但是你心里记住这个人
他的影响就不会那么容易散掉
——严冬冬《纪念陈家慧》
· · ·
记录户外旅行者的传奇人生
激励更多人成为自己的奇迹
也许长,跨越千万里长路
有些慢,每篇皆用心原创
奇记有你,才会有更多奇迹
喜欢请关注,爱请转发分享
后台留言“我们的奇迹”
可进奇记忠实读者群
· · ·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神农氏    

GMT+8, 2018-8-17 07:11 , Processed in 0.214302 second(s), 16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

鄂公网安备 42030202000393号